首页 >> 星座物语 >> 星座分析 >> 正文
推荐浏览
星座推算

星座预测

注:阳历生日

情侣速配

 

星盘分析

生肖血型

最新解梦
热点解梦

冷的情人

来源:十二星座 时间:2004/6/5 0:00:00 点击: 今日评论:


者:琉璃盏
    
     一 我打开他的信箱,看见邮件夹中新添了两项“情人信件”和“情人贺卡”,里面满满是我发给他的东西,开始明白他告诉我信箱密码的目的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收件夹里有一封新邮件,我没有看,我知道那是我发给他的,因为这个信箱是为我而建的,它只属于我!
      上次通电话是多久以前了?三天?是的,三天了!我不知这一次他又要失踪多久,而我除了等待,别无选择。
      我漫无目的地在网上漫游,不时把好友列表拉下来瞧瞧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我“查岗”的频率也越来越高,终于我狠狠地关上了QQ,临走之前,我用他的信箱把收件夹里那封新邮件又转发到我自己的信箱里,我不要他知道我来过!
        
      二 图书馆里窗明几净,明亮的灯光下每个人的脸上交错着不同的阴暗。我静心观察了几个人,发现学习的实属少数。对面是两个共用一面桌布的情侣,甜甜蜜蜜地在一起窃窃私语,我的桌布不宽,平时折做两叠来用,但此时我却很希望把它展开与人共用,可那个人该是谁呢?我总不能搬一台电脑来放在上面吧?
      直到现在,我还是不知道网恋究竟是悲哀还是幸福,一次次说无怨无悔,也许正是因为我们都在后悔,只是固执地不肯承认而已。
      我盯着书本,半天才发现我的目光还停留在第一页的第一个字。
      看来,我并不比对面那对卿卿我我的情侣更有效率。
        
      三 生化实验室弥漫着一股药味,实验老师正在讲“三大营养素”,考试的重点,老早就听说过它的大名。
      我用心记着笔记。
      身旁的老二忽然小声对我说:“知道吗?冷今天中午给你打过电话。”
      我怔住,笔在纸上缓缓地动,慢慢问道:“真的吗?”
      我知道她们已经习惯开我的玩笑,而我,今天中午却没有回寝室。
      也许这就叫有缘无份吧?他总是在我即将绝望的时候出现。我们的缘,要重拾要割舍都是如此不易。
      老二说:“真的,还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。”
      我长长叹了口气,本来就很安静的实验室更加安静了,滔滔不绝的实验老师也突然闭住嘴巴,向我投来惊奇的目光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四 说好了要陪老八逛街,自然不好食言,实在很讨厌“重色轻友”几个字,她们却把它一遍遍用在我身上,也难怪,在网上,冷在线的时候我是不理其他人的。
      我对老八说,我要到网上去看一眼,只要15分钟,可以吗?
      双击企鹅,输入网号密码,等待连接……好,看到了,他沉默15天的头像又在下面闪动,他果然来过,给我留了言,纵然没说什么。
      我忽然觉得对他不起,因为他来的时候我不在线上,我明白等待的漫长,也尝过思念的苦与痛,我不想他和我一样黯然离去。
      是谁说过,“爱人的心是玻璃做的”多好的形容!
      当初选择了琉璃盏做网名,仅是出于一面之缘,觉得它很特别又很婉约,却从来没想过琉璃盏是一件美而易碎的东西,而我和我喜欢的人之间,却没有太多缘分可以用来呵护它的脆弱。
      然而我还是喜欢这种有些心痛的感觉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五 刚刚迈进寝室电话铃就响起,老二抢着说:“是老五的,已经打过三遍了”,我接起的电话。
      是他,他说:“我们放春假了,我去同学那里刚回来,你明天有时间上网吗?”我笑笑,简单问道:“几点?”他说八点。
      他说:“我想你!”
      我问:“你喝酒了?”他说是。
      我说:“那就睡一觉吧!”
      电话里传来“啵”的一声,我笑笑,我说:“thank you!”
      还记得第一次他在电话里吻我的时候,我傻傻地没有反应过来。他说:“听到了吗?”接着又是一声,我终于明白过来了,我说:“去去去”然后摔上了电话。
      可是现在,我说“thank you!”我又进步了。我还记得他给我定义的身份,我是他的情人,是因为有情而在一起的人,我应该学会适应他的一切,包括优点也包括缺点。
      然后他的第五个电话又来了,现在就去?!
      我很累,可是我更想他。而且我是他的情人,我没有说“不”的权利,也永远不想拥有这个权利。
      这一夜,又要在网上驰骋了!
      
      六 喜欢好友列表里突然亮起来的他美丽简单的名字——冷,喜欢和他在一起不尽的话题和千言万语,他打字不快,所以更多的时候是我在“说”他在“听”,偶尔他也对我说他的过去,他的女朋友们,我一样饶有兴味地听着。他有没有女朋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,只要能和他这样在网上相伴相守,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      他现在在家里,他女友在学校,所以我不用担心她再象上次那样到吧台强行关掉他的机器了。
      也曾怨过恨过,也曾决裂过,也曾狠着心把他从好友名单里删除。可是到最后我还是不得不屈服于自己内心层出不穷的难过和不舍,重拾不易,更不易的是重拾过后的坚守。我总是告诉自己,这是场无果的恩怨,却是我今生无悔的选择!
      
      七 别了他心中还是快乐,因为明天上午又可以和他相会了。明天是周末,上午没课,我们可以聊整整一个上午,或是一天,只要他没有事情,我就一定会坚守到最后。
      每次聊到最后总要花10分钟左右的时间告别,每次通电话他总是说“你先挂吧!”我又说“你先”,每次收到他的信总是反反复复一读再读,每次……只是我常常会想,不知自己还能有多少这样的“每次”,永远还是不远?
      第二天是个阴天,细雨连绵,所以去图书馆的人少之又少。我到自习室把书包匆匆一抛,转身往对面的电子阅览室跑去。我喜欢在图书馆上网,因为那里的机器有我们的聊天记录。我甚至有过一个宏伟的计划,就是把那里的每台机器都弄上我们的聊天记录,好让我将来不管用哪太机器开QQ都能重温往昔的甜蜜。
      匆匆上线,一眼认出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网号,他果然在,他说:“你迟到了!”我笑着笑着,打了一大串“:)”发送过去。迟到一分钟就等不起,冷,你可知你曾让我等过多久?你又可曾数过自己失约的次数?
      然而我没有说。
      刚上网的时候总是很在意有没有人跟自己打招呼,有没有人记得自己,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。我只希望在我在线的时候网络终端会有另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他,可以让我面对一台机器诉尽自己心中所有的苦乐。
      什么叫在乎?就是把一个人的心揉成碎末来更大面积地贴近另一个人的心的过程。
      就象我在日记中写的那样:“爱是不讲道理的,你可以因为奉献而感到快乐!”
      
      八 到了十点多的时候QQ忽然掉线了,信息发不过去,大家纷纷结帐下网,我也只好下了。
       本想打个传呼告诉他我这里掉线了,冒雨跑到电话亭,那里的电话却有人占着。我知道隔一条街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家网吧,可天下着雨,我又没有打伞出来。我在原地犹豫了三秒钟,然后转身向那家网吧跑去。
      二十分钟后,我带着一身雨水又坐在电脑对面。
      他在等我,就象我想的那样,并且发了好多信息过来,我说刚刚掉线了,我换了一家网吧。雨水让我的牛仔裤湿漉漉地裹在身上,另我很不舒服。我说我是冒雨来的,我的裤子湿了,裹在身上很不舒服。他说那你站起来把裤子脱下来翻过来穿吧,大家都看你,你一害羞身上发出的热量就把裤子烤干了。
      我笑不可仰,这是属于他的幽默,也只有我才懂得欣赏。
      我说:“今天你要陪我聊到雨停为止。”
      没有吃中饭,这一天共花了六个多小时在网上,终于关上了QQ,我也累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      雨停了,彩虹有着很美丽的颜色,一如爱情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九 他一共在家呆了五天,那五天是我的节日,也是我们网恋的黄金季节。白天我们在网上连续四五个小时地聊天,晚上我打传呼给他,每天一首小诗,朦胧优美,一如我那时心中的感觉。
      他返校前我到网上送他,当时已经距期末不远了。到了最后说再见的时候他说这学期我们别再上网了,考试要紧,我真的很怕你耽误了学业。我沉默不语,我的手指放在键盘上,却打不出半个字来。
      他说你怎么了?别这么多愁善感的好吗?
      我的眼泪凝聚在眼眶中,低头打字的时候它们争先恐后的流出来,流进嘴里,涩涩的。我说“好”我知道他是为了我。
      那一刻我心中掠过一种尖锐的刺痛的感觉,仿佛诀别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 那一个多月的时间,我没有再见过他,他也没有再联系我。
      期末期间也不是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,租了一本亦舒的《人淡如菊》,一个人在寝室无聊地翻弄着。看到教授打电话给爱慕他的学生,看到他们第一次分手,看到三天后他又去找她,看到她说:“我没见他已经三天了。”我不仅动容。
      从未向现在这样深刻地体会到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”这句话。三天尚短,而我没见他已经三十天了!我想只有我才明白这种疼痛。
      然后我又看到一个字——冷!
      我猛然抛开了手中的书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一 第二天是个阴天,飘着微微的雨。我在寝室心绪不宁地捧着一本书过了半天,终于还是撑开一把花伞走进了雨中。
      面对着熟悉而又冰冷的机器,我同样冰冷的手指在键盘上弹跳,我想开他信箱,可屏幕显示密码不对,慌乱中我又去开他QQ,同样显示密码错误。我的头脑一片茫然混乱。身旁的花伞兀自滴着水,而那一刻我却感到自己已被整个世界遗弃。
      我明白是我最后寄给他的那张照片出了问题。
      我不是美女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二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,展转了几次我终于回到了家。带着考试残留的疲惫,带着心中压的重重的一个问号,跨进家门的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好累。
      爸爸妈妈在给我准备吃的,他们知道我有坐火车不吃东西的习惯,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,趁这个空挡我拨通了他们寝室的电话。那一刻我的心莫名地狂跳着,时间是晚上十点十分,我知道他在。
      他来接电话了。他说:“喂?”我低声道:“是我。”他淡淡应了一声,没有吃惊,没有喜悦,仿佛料到会接到我的电话似的。
      我的感情象风一样飞快地扯开和他的距离,一颗心如同掉进了结冰的湖底。沉默了片刻,我问:“你把信箱密码改了?”他说是。我又追问: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  “也不能老让你开我的信箱呀!”他说,带着些不容置疑的口气,我默然。
      这还是说过在我面前没有隐私的冷吗?这还是那个叫我开了他的QQ骗人玩哄我开心的冷吗?这还是那个曾和我“万语千言共徜徉”的冷吗?一刹那我忽然觉得陌生,静默中过去熟悉的寂寞和忧伤一层又一层地淹没了我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三 我知道他是该给我个结果的,即使一幕戏演完了也会有个尾声。日子一天一天漫长而单调,夏日的天气长的仿佛永远没有尽头。我终日象影子一般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窗外是飘来飘去的白云,没有方向,没有归宿,只能在烈日的烤炙下渐渐变的沉重、沉重,终于下了一场大雨,雨过天情碧空万里,而白云都没了痕迹。
      我想我是在等待着化雨的一刻,纵然我不愿意。
      我给他发了最后一封信,主题是“you and me”我对他说“不管怎样给我结果。”
      可是他没有。
      我等了整整一个假期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四 在新浪网有两个我们专用的信箱,是一起申请的。还记得他给我发的第一封信里说:“你是新娘,我是新郎(浪),我们的这个信箱只属于彼此!”
      霸道而自私的男人,现实生活中有着爱他的女友,却偏要固执地和我在网上两情相许。
      我曾笑问我和他女友在他心目中各占多少比例,他回答说一个是30%一个是20%,我又问为什么不能是70%呢?他说这是炒股的规矩,我不能让你超过一半,那样的话你就会“控股”了。
      我还是笑,我知道他爱的比我少,无所谓的,反正我早已让他控了股。
      在网上他最在乎的两件事是我和股票,股票是他学的专业,而我是他精神的慰藉,我让他分不清网络和现实,而自己也迷失在他所迷失的世界……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五 夜阑人静时我悄悄问自己,失去了30%的心,人是否可以正常生活?
      一棵大树,砍掉它十分之三的树干,该不会死吧?
      一块土地,切下它十分之三的面积,赶不会陷落吧?
      一座小楼,抽掉房梁下的三根柱子,该不会倒塌吧?
      我知道他的沉默并不代表已经将我忘记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六 假期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第N次坐在电脑前,麻木地例行公事般打开了信箱,而这一次却是真的,我收到了他最后一封信。
      一切不出我所料,他坦诚他已经死了,并叫我“难过几天就算了。”
      晴天霹雳,我闭眼,深呼吸,然后关上了机器。
      夜里,在枕上,我想起了小时候最疼爱我的爷爷,他早已离开了我们。我在心里一遍遍叫着:“爷爷,带我走带我走……”眼前是无边的黑暗,我的心在静夜中碎的无声无息。
       那是2001年的一个夏季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七 心会疼,梦会碎,终日恍惚中日子仍和从前一样飞逝而过。那么多长长短短的痛啊,我已经习惯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泪落如雨。
      终于化雨了,终于屈服于命运的安排选择了结束,而结束过后的思念却无从逃避。
      如果你没有试过强迫自己遗忘,就不会知道思念原来是这么一种无孔不入的东西。随便的一个字、一句话、一首歌、一段日记,都会让人掉入深不可测的回忆。
      一个学期的网恋,我保存了43封他的E-mail,9封他寄来的倒贴邮票的信,还有一段仓促结束的感情。
      我告诉自己要担当的起,而我的心却固执地活在过去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八 本想写到这里就画上最后一个句号,但事实却不容我止笔,这以后的事情,只堪略略一提。
      2001年9月19日我收到他的贺卡,祝我生日快乐。那一刻往事如潮般将我淹没。
      我想起他曾问过我,如果把我们的故事写到网上会不会有人看?
      我说会的。
      我决定完成这个承诺。
      9月28日我把自己化了一天一夜时间写成的三篇《也算网恋》投稿于榕树下,幸蒙发表,10月1日我推荐这三篇文章到他信箱,那天是他的生日。
      那三篇文章,是我给他的生日礼物,也是我在网上投稿的开始。
      终于找到了一种方式作为我情感的寄托和发泄,那段时间我疯狂上网,疯狂写作,三百篇诗和文章,反复诉说同一个故事,我要在文字中历练自己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十九 2001年圣诞夜我写下了一篇文章《写于平安夜》,第二天我收到了他的圣诞卡,同时将这篇文章发送到他信箱,又过了一天我发了“沉淀(最新的话)”我在最后一段对他说:“原谅我,不做朋友,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。”
      这是我最后一次发信给他。
      至此,我们之间的恩怨全部结束了。虽然在即将到来的新年我也许还会收到他的贺卡,虽然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他还是会一相情愿地与我保持“朋友”的关系。我不知命运在我前方的路途上设下了怎样的伏笔,然而我知道,当我为我们之间的故事画上最后一个句号,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往事与真情都将随时间逐渐淡去,总有太多故事生命无法承受之痛,所以我们要学会遗忘,怎样走出阴影,去拥抱窗外更多更灿烂的阳光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二十 这篇文章写的很缓慢也很辛苦,从期末复习时开始动笔,到现在放假坐的家中窗下,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了。这中间几次停笔,可因为要了却自己的一件心愿又不得不再次坚持下去。从未试过写一篇东西要经历如此艰辛的过程,如果说最初提笔的 刹那我心中还有残留的未尽的激情,那么到最后当我不得不借助苦苦回忆来坚持到结尾的时候,我终于可以说一切都过去了。一个学期四个月的网恋,又用一个学期四个月的思念与苦情祭奠,时间让我站在黑暗的终点看到了明天,我也终于明白了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永恒不变。
       是的,没有什么可以永恒不变。
      
      尾声 我想没有谁能忘记生命中第一朵昙花开放的过程,那缓慢舒张的痛苦,那转瞬即逝的悲伤,我也同样不会忘记那曾经年少痴狂的感情,虽然而今这一切,只堪入梦!
      谨以此文,纪念我生命中第一朵昙花,以及曾经年少痴狂的感情。
      冬日暖阳中,我无言搁笔。

新闻评论
正在加载评论列表...
推荐阅读
[射手座特别征稿:顺其自然向往自由的射手] 大学毕业的那几天,同学们都在忙着给人留下
[射手座特别征稿:识破射手的花心诡计] 每个人应该都有体会吧,如果进了餐厅,习惯
[射手座特别征稿:相同的爱情,不同的射手] 我是一名在黑龙江电视台工作的女孩子,有着
[射手座特别征稿:有些话其实应该早说的] 我是个射手座的女孩儿,星相书中说射手座最
[射手座特别征稿:永远象女孩一样纯净] 我是个出生于1977年的射手女孩,不,应
[射手座特别征稿:可爱的射手小精灵] 刚从星座频道看到征稿启事,便迫不及待提起
[伤心射手真心说给瓶子弟弟] 亲爱的瓶子弟弟:我知道今天伤害你了,对不
[我和老公爱在射手联盟] 去年八月的时候来到了射手联盟,可是由于不
[射手座最想演的偶像剧] “欢喜冤家的爱情故事,带着时有斗嘴有趣对
[射手都进来,谈谈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!] 没事的时候就爱不切实际的空想,想法都比较
[射手座女孩的正宗性格分析!] 在深秋转初冬之际诞生的射手座,个性如煞那
[射手的我脱轨了,我的故事.] 我是一射手男,1986年12月10日生的
[蟹子和射手的爱情,路漫漫...] 啊,那个~我想请教一下什么是若即若离啊听
[瓶子最贴心的射手(转)] 常听人说射手和水瓶是很默契的一对儿。说来
[射手座的四种宿命] 射手座一:独立的一周11/25-12/2
[给射手和不了解射手的人!] 都说射手花心,可他们真的花心么?射手幼稚